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ax068.co

[03.14] [人妻乱伦] 母子情侠

第一章 为情出走

  在离金陵城约40公里外的一个繁华集镇上,因为今天是集日,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在镇上一间酒家里,更是人声鼎沸,充诉着酒客的么喝声、吵闹声。在靠窗边的一张桌子上只有一个青年,约有二十岁,长得如玉树临风,俊美异常。

  他似乎已来了好久。他的桌子上已摆了好几个酒瓶,他看起来好象也醉了,但并没有要停止的样子,仍在一杯杯的往嘴子里倒酒。在他英俊的脸孔上,同时挂满了戚容,眼睛里还不时流出一串串眼泪。

  看起来,他是在借酒消愁。虽然酒店里客人众多,但这个青年不但人长得俊美异常,而且显得一身正气,真诚无邪,在这些客人仍显得卓而不凡。

  这里的店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阅历丰富,当这个英俊少年进来时,他就感觉到这个青年不凡,便一直注意着他。此时店家见他已经喝多了,且似有巨大的伤心之事,便想上前劝阻,他到青年的对面坐下,并拱手致意后,和颜悦色的道:「在下店家,不知小客官贵姓?」虽然见有人与自己搭话,但青年仍任由一行行眼泪往下流,并不加以掩饰自己的悲伤,对店家的问话,也只是淡淡的答道「在下吕志」,说完不在哼声,又喝起酒来,似乎只有这杯中的酒才能解去他心中百转的情愁。

  店家笑着继续关心道:「吕兄弟,你似乎有非常伤心的事,是否是感情上的事?可否告诉老朽帮你出个主意?」吕志仍只是淡淡的应道:「在下没事,多谢店主关心。」店家见吕志并不想和他多聊,就转移话题道:「吕兄弟,你不愿说,老朽就不多事了,但是这个酒,你可不能再喝了,你已差不多了」。

  吕志起初并不理会店家的关心,但经店家几次劝说后,便也就不喝了,交给店家一绽银子,起身拿起身旁的剑,就往外走。

  店家见他走路有点摇晃,担心他喝太多了,便又追出去,关心的问道:「吕兄弟,要我帮你安排住宿?」吕志仍然是淡淡的应道「谢了」,便往镇外走去。

  店家看着这个俊美 青年逐渐远去的背影,轻声叹道:「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情种!」吕志朝着镇外通向西北方向的官道走去,他不想停住脚步,他只想走,不停的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使他痛苦的心情能够好受一些。

  他之所以痛苦,之所以一口气喝了这么多酒,却实正如店家所问的——为情所困,为情所伤,是他所爱的人并不接受他的爱。虽然他费尽了心思,一再的向他心中的女神表达了自己的爱,表达了自己的真心时,他的女神仍不为所动,昨天晚上,甚至打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彻底把他打绝望了。因为她可从来都是非常疼爱他的,不但从没有打过他,甚至在他的印象里,都没有骂过他!他痛苦极了。

  但是他的伤他的痛,能和外人说起吗?他也确实想和别人直诉此时的情怀,但他不能。

  因为他心中的女神竞是他美丽无比的最慈爱的母亲!走在不知通往哪里的官道上,他的心在反复的呐喊着:「妈,你为什么狠心?为什么不接纳我?我你作我的母亲,我要你作我的娘子,我对你的爱是真心的,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我多渡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吕志一边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一边痛苦的回忆着与母亲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他的母亲,是一个美丽让人不敢逼视而又温柔娴慧的女人。在吕志的记忆中,他从来就没有父亲的影子。小时候,每当他向妈妈问起爸爸时,她总是说, 他到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长大后,母亲才告诉他父亲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从来没有告诉他,父亲是怎么死的,他也从来不问。他是母亲一手抚养大的。母亲教他识字、教他练武,与他一起抓迷藏。她疼爱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每当他偶有伤寒或不小心跌破了点皮时,她总是惊惶失措,如临大敌,就怕他从此离她而去一样。

  记得有一次,他练武时伤了小脚指头,鲜血直流,母亲慌得来不及给他缚药,就用嘴含住他的小脚指,直到血止了。母亲对他很娇纵和百依百顺,只要他什么,她都想着办法给他。吕志虽然是在母亲百般的爱和呵护下长大,但他并不娇气。

  他从懂事时起就帮他干活,他们家很大,有一个大花园,家里只有他和妈妈两人,他经常和她一起在花园里除草,修剪花枝。他爱母亲,但此时,即使也和其它任何男人一样,对母亲倾国倾城的容貌有着一种人性本能的倾墓和对母亲那丰满诱人的体有着占有欲望,但只是在潜意识中。此时他对母亲的爱是单纯的儿子对慈母深深的亲情之爱。

  吕志清楚的记得自己潜意识中那股对母亲倾国倾城的容貌的倾墓和对母亲那丰满诱人的体的占有欲望开始在他的脑海里正式升华,正式为自己所意识到它的存在,是在三年前。

  从那一时刻起,他对母亲正式产生了超越亲情的情欲之爱。

  当他十岁的时候,母亲把他送进了一所大的私憝里读书,希望他好好读书,今后考取功名。在私熟里,有一个同学叫王友。王友家是金陵城里数得上的大户人家,是个十足的纨绔公子,自小就风流成性。他十三岁时,就上了家里的一个女佣人。作为独子,他得到了家里的放纵。在他十七岁时,家里的年轻女佣人,基本上都被他玩过了。,他还经常出入妓院。

  王友很喜欢吕志,经常主动和他玩,还经常讲一些风月之事给吕志听。吕志头几年并不喜欢王友,对他爱理不理,可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有时他对王友说的风月之事有了一些兴趣。他们之间关系密切了一点。

  17岁那年,有一天,他把王友骗吕志说带他到一个好地方玩。吕志跟他他去了。等到去那地方时,他才知道是妓院。他始初想走,但在王友的一再劝说和纵甬下,血气方刚的且对女性充满着好奇与向往的吕志,留了下来。在房屋里,当那位年青可人的姑娘在面前展露她那美好的青春胴体时,第一次看到女子体的吕志,脑里却闪出了母亲的影子。而且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最终变成了体的母亲,比眼前这位年轻的胴体美丽十倍、百倍的母亲的美丽体。他吓了一跳,他不知何故,但对眼前的这位年轻妓女忽然间,就没有了任何兴趣。

  他没有和王支打召呼,就离开了。当他离开时,满脑子都是母亲美丽诱人的体。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每一次与母亲相处,看到母亲美丽得让人弦目的脸蛋时,母亲那美丽诱人的胴体就会清晰的出现在脑里。他即渴望多看她两眼,却又不敢看。他觉得自己褒渎了美丽的母亲。他开始有些躲着美丽的妈妈。可不知就里的美丽妈妈,却以为他身体不舒服,而更加关心,更加体贴的照顾他,妈妈的体出现在脑子里更加频繁。晚上他的梦里也开始出现妈妈的形,以前梦里的Zuo爱对象全部都变成了妈妈。吕志不知怎么办,也不知自己到底怎么了,他不敢向王友说,更不敢向妈妈说。

  他困惑,他苦恼。

  直到有一天,王友把一本叫《乱仑密史》的书给他看后,他才知道自己是爱上了自己美丽得让天下所有人都为之着迷的诱人母亲。该书写的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儿子,父亲早年病逝后,他被美丽的母亲一手抚养长大成|人。后来儿子爱上了母亲,母亲被儿子的多次苦苦追求所感动,最终也爱上了儿子,并将身体给了儿子,成了儿子的原配夫人,为儿子生了几个儿女。这个儿子后来虽然还娶了几个妾,但他始终最爱的人是他的原配母亲。这本书写母子俩的爱情让吕志如痴如醉,写母子间的情欲之爱,让吕志热血沸腾。

  看完了该书,吕志彻底明白了,原来这段时间对母亲的各种幻觉,是源于对母亲情欲之爱。对母亲的这种深深的情爱一直深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入,自己一直不知道,直到妓院里的那位年青妓女的体,才唤醒了他对母亲的这种从小就产生了情爱感觉。他觉得那本书写的就是他和母亲的事。他没有把书还给王友,他骗王友说书丢了。王友为此可惜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对吕志说他最喜欢这种乱仑的书。

  吕志从王友的话中也感觉到这种乱仑的想法并不只是他一个人有。

  此时吕志知道了他对母亲的感情,但他知道这是一种不该有有感情,是社会所不容许的,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他也曾努力的想把它忘掉,可当面对母亲那引倾国倾城的美丽脸蛋和她那曲线玲珑的诱人体,他的所有忘切努力就会付之东流了。晚上,梦中就会出现与母亲交欢的情意。他在这种相思而又不敢不能说的折磨中渡过了半年。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母亲拿着父亲的灵位在房屋里偷偷的流泪时。他才真实感受到母亲其实也很寂寞,心里也很苦,虽然她有他这么一位好儿子,但作为一个女人,母亲不但需要儿子,她也需要一个真正属于她的男人来照顾她、疼爱她。

  这么多年来,在自己面前,她享受着一个作母亲的欢乐,但在夜深人静、独自一人入睡时,她有过多少次因为寂寞、因为回忆昔日欢娱,而默默流泪呢?而母亲作为生活在这个极其封建的社会中女子,她的女人的贞洁观念、从一而终观念又如此坚定,那昔日欢娱的重现,对她来说那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从这一刻起,吕志感到为了不让自己再受煎熬,也为了让母亲今后不论是在他面前,还是在夜深人静之时,都不再寂寞,不再流泪,自己有理由、有责任,也应该有勇气抛弃乱仑的念头,去向妈妈表白自己对她的情爱,表达自己要娶她为妻的即不可思议,却又是多么真实、多么无私、多么感人的想法。

  吕志选择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向母亲表明了自己的心意。那天,妈妈的心情也很好。

  与吕志在花园里玩起了抓迷藏游戏。当吕志故意让蒙着眼睛的母亲一把抓住他的时候,他也紧紧的反抱住了妈妈纤细滑腻的腰部,拉下妈妈蒙在脸上的布条,直视着妈妈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孔,诚恳的直截了当的说道:「妈,我爱你,请你嫁给我吧!」吕志清楚的记得母亲当时的表情。她起初是错愣了一会,接着是以为听错了,后来从吕志的嘴中再次得到确认后,她是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她迅速的挣脱了吕志的抱,严厉的责问道:「志儿,你怎么可以有这种念头,你是不是发晕了?

  我是你妈呀!」

  吕志没有理会母亲的严厉表情,他冷静的把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所思所想,自己所受道的困扰,除了母亲的体及梦里与母亲Zuo爱的事情外,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母亲。

  妈妈的脸随着他的陈述不时红一阵黑一阵。当他讲完时,妈妈没有想他的苦恼,而是为他有这种念头已如此之久,而恼怒。

  她生气的说道:「志儿,妈不管你以前怎么想,从今以后,不准你再有这种想法,你要再有这种想法,妈就不再理你……」说完就回房去了。

  吕志并不气馁。他知道这种为社会所不容的乱仑之事说是对母亲这种封建礼教思想根深蒂固的女人,一时难以接受,就是当初自己刚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不也是自责了一段时间了吗?吕志知道自己即要给母亲时间来思索和面对这件事,而且自己也要想方设法让母亲了接受这他,接受他作她的男人。因此,此后一段时间内,吕志不再向母亲提起这件事。但他却一改以前以儿子的身份来与母亲相处,而是以一付母亲男人的身份来照顾她、疼爱她,让她时时、处处感觉到他不只是她的儿子,也是她的男人、她新的人生情侣。他从私熟一回来,就帮着母亲做饭、修理花园。母亲起初对他角色的转变还很生气,不太理他,但渐渐的,她似乎习惯了,就和以前一样与吕志有说有笑,一起练武,读书。在说笑中,吕志也时不时的讲一些从王友那里听来的风流韵事,起初,吕志讲这些风月之事时,妈妈不但不让他讲下去,还每次都诉责他。但后来见吕志不理会她的责骂,仍旧不时的讲这些事时,她也不阻止了。有时吕志注意到母亲很注意听。他心里暗暗高兴。

  一个月后,他再次鼓起勇气向母亲提起要她嫁给他的事。

  这次母亲没有很生气,但态度似乎很坚决,她说:「志儿,你爱妈、心疼妈的心情,妈知道,像你这样的年纪是爱胡思乱想的年纪,也是爱冲动的年纪,我是你妈,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但也正是因为我是你妈妈,我们之间只能是母子关系,绝不能有你想的那种关系,你知道吗,那是乱仑,是社会所不容许的,要是被人知道,我们不但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也无法在这个社会上立足,那样就是妈害了你了,所以你以后,再想了,妈是不会答应你的。」吕志知道母亲对他的要求心中还存在着乱仑的根深蒂固的念头,自己要先解开她的这个结,才可能最终使她成为自己的妻子。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在私熟里念完了书,只需在家准备自学,考取功名了。他这样就有更多时间与母亲相处,为此他不时的给她讲一些从王友那里听来的乱仑的事。

  有一天,他想起那本叫《乱仑秘史》的书来。于是偷偷的把它放在母亲的床上。

  第二天,他大胆的问母亲看了那本书没有。

  母亲并没有回答他,但他从母亲的脸上闪现的一丝微红,便知道她看了,便接着追问她的感受。

  母亲不得不答道:「志儿,那是书上写的东西,当不得真的,你以后也拿这种东西给我看了。」吕志辩解道:「妈,可这至少说明,很多人都想过这种事,这种事并不是不可能的呀!」母亲没有听完他的辩解,掉头走了。

  此后,吕志仍坚持不契的通过各种方式向母亲灌输乱仑并不可怕的思想,以及自己对她以及她的身子的爱恋。他告诉她只要我们母子俩相亲相爱,就不必要去理会太多的世俗礼教。

  他觉得自己的努力对母亲是产生了影响的,因为当他讲这些话的时候,她不再骂他,也不再阻止他,有时还认真的倾听。可在她的嘴上仍是叫吕志糊思乱想。

  吕志不知道怎么办,也渐渐的失去了耐心。

  昨天晚上,突然春雷大作,狂风骤起,入春以来的首场大雨倾盆而下。吕志在自己房屋里,怎么也睡不着。在向母亲正式表明自己心意的那天起,他对母亲的爱就更浓了。虽然他知道得让母亲慢慢的接受他的想法,进而接受他。因此当两人相处时,面对母亲那美艳无比的娇容和迷人的身体,他都强力压制住要抱她,抚摸她那美妙丰满的诱人体的欲望,但到了夜里,他就无论如何也无法能控制自己不去想她、想她美丽动人的体了。每天晚上,他都是想象着母亲的体才能入睡。

  今天在这雨夜人静的时刻,他要抱、亲吻、占有母亲体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他走出自己的房屋,往隔壁母亲的房屋走去。母亲的房里灯还亮着。

  他轻轻的扣响了母亲的房门,轻声道:「妈,是我!」一会儿,房门开了。

  母亲穿着一件贴身的衬托着丰满体的睡衣站在门前,吕志还未等母亲开口,一把就将母亲的让他每天每时每刻都想着的美丽娇躯紧紧搂住,道:「妈,我真的爱你,我受不了了,你给我吧!」说完他不顾母亲的挣扎推脱,只是紧紧的抱着她柔软滑腻的娇躯,猛亲她的吹弹欲破的脸蛋,同时一只手还伸到母亲的胸前去解她的衣扣。

  当他的手刚刚触摸到母亲胸前那对高耸丰满柔软的时,他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同时感到脸上一阵热辣辣的。

  他意识母亲打了他一巴掌,他怔住了,松开了紧抱着的母亲,委屈的泪水夺框而出,他痛苦而悲伤的对母亲道:「妈,你知道我多想你吗?你知道我现在一闭上眼睛,脑里就全是你的影子吗?现在不想你,我都睡不着,你知道吗?你为什么那么固执,我爱你,想好好疼爱你、照顾你,不让你再寂寞的一个人偷偷的躲在房子里哭泣,这有什么错吗?可你现在却打了我,你从来都没有打我的呀!」说到这,吕志再度痛苦而悲伤的冲着母亲大喊道:「妈,现在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了,难道你就真的这么忍心吗?」面对自己的责问,母亲也是泪流满面的悲嘶道:「志儿,你逼妈,妈爱你,妈也知道你爱妈,心疼妈,我们只能是母子关系,我们绝不能乱仑呀,这会害了你的,你知道吗?你别再逼妈了!」吕志见妈妈毫无所动的态度,绝望道:「妈,你真的那么狠心,真的不顾我的死活吗?」母亲对他的责问没有回答,只时同样痛苦,同样悲伤的掩面哭泣道:「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吕志不再哭喊,轻轻的道:「妈,你保重,我走了。」吕志真的走了,他顶着狂风暴雨,带着绝望的心情离开了家。他得不到母亲的接受,也无法面对母亲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再面对母亲,他还会控制不住的做出今晚上事来。

  第二章 劫后余生

  吕志边想着这些事,边借着酒意,继续前行。天快黑了,但吕志仍没有要找地方住宿的意思。他只知道继续不断的往前走,才能减轻心中的痛苦。在一片林子前,他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听到了打杀声,他好奇的本性带着他离开大道寻声而去。在林子中间,他见到四个蒙面人正在围攻一个中年男人。

  这四个蒙面人的武功极其高强,那个中年男子武功看起来也不弱,但已身中多处刀伤,眼见着就要倒下了。可那四个蒙面人并没有罢手的意思,似乎要将中年男人至之于死地。吕志看见那四个蒙面人以众欺少,且那中年男人形势危急,便引发了他天生的侠义情怀,毫不考虑自己是不是对方的对手,高喊一声「住手!」就仗剑施展起一套「玉女剑法」,便冲了过去。

  吕志的武功是跟母亲学的,除了与母亲对过招外,他还从来没有和别人交过手。四个蒙面人,见吕志的剑法妙绝伦,内功深厚,便不敢轻敌,全力围攻吕志。

  渐渐的,吕志感到压力增大,酒意也上来了,他迷迷糊糊的拼死顶着。突然他觉得大腿一痛,他知道自己中了一剑,随着他又感到胸口、手等多处受了伤。

  他的血慢慢的外流,他的神智更不清楚了。此时,他见到一剑锋奔着他的心窝直刺过来。

  吕志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他即觉得是一种解脱,又觉得无限的遗憾和后悔,遗憾没有来得及向他最爱的母亲告别一声,后悔昨天晚上负气出走,伤了母亲的心。他知道母亲现在肯定会悲伤不已,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他倒了下去。

  在倒下去之前,他仿佛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喊道:「住手。」金陵城东一座大宅院的小花园里的各种鲜花也争相绽放,在清晨温暖的阳光照耀下光彩夺目。在花园小亭中的坐着一位身着淡黄裙襟的约看似30岁左右的美若天仙的艳丽无比的女子。她那沉鱼落雁般的娇容上有股深深的痛苦和悲伤,完全没有欣赏鲜花的神态。她的目光迷离的看着远处,嘴里不停的道:「志儿,你在哪?你真的妈了吗?你真的舍得丢下妈一个人在家吗?」。

  该美丽绝伦的女子正是这座宅院的女主人,吕志的妈妈,二十年前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的刘梅雪。她今年已三十八岁了,只是因为天生丽质,保养得当,加上她所练的玉女心法,能有效的保持容颜的美丽,因此看起来像三十岁左右的少妇一般,不但没有显示出中年妇女痕迹,反而更多了一股成熟少妇风姿卓约的妩媚和美丽。

  她十八岁那年,在行走江湖时,遇到江湖后起之秀吕树风。在相识过程中,女的美丽、温柔、知书达礼,男的英俊逍洒、风流倜傥、武功超群、知人体贴,俩人互相爱慕,加上俩人都是孤儿,需要相互照顾,因此很快便互坠爱河。但是俩人仅恩爱的过了大半年,吕树风便因得一怪病暴毙。对于年轻的刘梅雪,这无疑重大打击。

  她想到以死殉情,但她此时已身怀六甲。为了孩子,她没有随夫而去。为了顺利生下小孩子,她在买下了这处大宅院。孩子是个男的,她给他取名叫吕志。

  生下吕志后,刘梅雪再也没有到江湖中行走了,全身心就放在了小吕志身上了。

  她含莘如苦的抚养小吕志,她希望小吕志今后能通过科举取得功名,以免受江湖之苦,因此她大部分时间教他读书、识字,但也将自己及吕树风的一些武艺教给他,以作为防今后必要的防身之用。小吕志聪明过人,读书过目不忘,练武不但一点就透,且能举一反三。他是她的心肝宝贝,是她心中唯一的寄托。

  小吕志现在已变成了二十岁的大吕志了,长得比其父更加英俊逍洒。

  刘梅雪爱极自己的儿子,对儿子的表现,她也感到很宽慰,她觉得自己对得起死去的夫君了,她感到很幸福。

  可现在就是这个宝贝儿子将她逼上了一个不知如何处理的境地。这段时间以来,面对爱儿向自己表示出的一缕缕柔情爱意,难道她就真的不心动吗?爱儿英俊逍洒,如玉树临风般的英姿可以迷倒天下所有的女人。她这个作母亲的除了为爱儿感到骄 傲外,她就不为爱儿所迷吗?每当夜深人静,想起记忆中那遥远的夫君时,她不也时常将爱儿当成了夫君了吗?

  当爱儿如泣如诉般的向她诉说着他心中对她的爱、对她的思念时,她无数次冲动的想一下子扑入爱儿的怀抱,接受他对自己的情爱,让他好好的抚摸自己、疼爱自己。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她享受着与爱儿间浓浓的母子亲情所带来的快乐时,她也有着如所有寡妇一样的深深的孤寂感,这种孤寂感在夜深人静时,更浓,更难以排遗。爱儿说得对,她也确实一个男人来疼她、爱她,抱她,亲抚她。

  但不说深受世俗从终礼教束缚的她,不可能另外找一个男人,即使她决定摆脱世俗的礼教束缚,以她的清高、她的自尊,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会嫁给其它的男人。

  这二十年来,除爱儿与在记忆中越来越模糊的丈夫之外,她一直视其它男人为无物。她除了让爱儿一个人看到自己这沉鱼落雁般的美丽容颜外,她不愿让其它任何一位男的一睹她的芳颜。为此她每次外出,总要带着面纱。在她的内心深处除了爱儿,她决不可能再容得下第二个男人了,只有爱儿才是她的最爱,她全爱!

  可是她能因此而接受爱儿的情爱吗?那毕竟是乱仑,是社会所容许的事情呀。

  她如果答应了,今后如何去面对死去的丈夫和列祖列宗呢?更重要的是,万一为社会所知道,爱儿今后如何立足于这个社会,他的前程不就毁了吗?她不能害了爱儿,宁愿自己终生的生活在独寂中,也绝不能害了爱儿,爱儿他会娶妻娶妾,生儿育女,到那时,他就会慢慢的将对自己的情爱淡忘的。为此,她忍着巨大的痛苦,一次次违心的严辞拒绝了爱儿的柔情爱意。昨天晚上,甚至还为此第一次动手打了爱儿一巴掌。

  当自己动手打了他一巴掌后,当他说道他要走时,她以为自己的一巴掌起了作用,制止了爱儿的冲动,因此并不在意,也就在痛苦中沉沉睡去。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爱儿在不像以前一样来给她请安,以为他在生气。可后来她到房间里,发现爱儿不里面了。她寻遍整个院子都没有找到爱儿。她此时才意识到爱儿不是说说而已。可她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爱儿只是一时赌气,很快就回来的。

  她在花园里焦心的等着。在焦急的等待中,过了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很快就近中午了。

  可爱儿还没有影子。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这二十来,他们母子俩相依为命,互相体贴,爱儿从来没有这样过。他会不会作出怎么傻事?他会不会一去不回?

  她想到昨天晚上当自己动手打了他一巴掌后,爱儿脸上现出的绝望表情时,她感到了极度的惊恐、害怕。

  「志儿,你快回来,你千万别做傻事,你怎么能丢下妈不管啊?」她现在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在自己的生命中真的不能失去爱儿,爱儿也绝不能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或是不测!她开始责备自己拒绝爱儿的情爱了。

  「爱儿爱自己,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给他呢?自从生下这个宝贝儿子之日起,自己不是时时准备着为他牺牲一切吗?何况只是自己的身体呢?乱仑是为世俗礼教所不容,但是爱儿所给的书中的母子俩不是也是乱仑吗?他们母子俩乱仑不是生活的更加幸福、更加美满吗?自己为什么要为了个看不见的礼教来委屈自己,伤害爱儿的心呢?万一爱儿因为自己的固执而真的做出了傻事,自己就有脸去见九泉之下的丈夫和列祖列宗吗?」当想到爱儿可能会为自己而做出傻事时,刘梅雪猛然惊醒,她不再犹豫,不再考虑,不再等待。她要尽快找回自己的爱儿,只要爱儿回来,只要爱儿永远平安的在自己身边,无论他是自己的爱,还是自己的身体,她都不再委屈、不再压抑自己、不再隐藏自己对爱儿同样的情爱而高高兴兴的给他。

  她拿了点银子及宝剑、暗器,就冲出了家门。

  她不知爱儿去了哪里,便一家家酒店、一家家客店的问。因为出门时的匆忙,忘了带上面纱,每到一家酒店、一家客店,她那绝世的容颜都会引起一阵阵的骚动。但她无心理会这些。好在吕志英俊异常,如她一样,到哪都是人们注目的焦点。因此当她问到第8家酒店时,店小二告诉她,吕志来过这里,并告诉她,吕志吃完东西,就朝东北方向的官道走了。

  刘梅雪拦下一位马夫,没有多说,拉他下了马,丢下一块银子,就飞身上马而去。

  黄昏时分,刘梅雪来到了一个集镇上。江南美女如云,集镇上的人见的美女可谓多矣,但当刘梅雪骑着马从镇上过时,镇上的人还是纷纷驻足回头看她这位绝世美女。刘梅雪没有注意这些。她在一家大酒店前,停了下来,便飞身下马。

  站在酒楼前迎候客人的店家看着走过来的刘梅雪,心里赞叹道:「我见过的美女可说是多不胜数,可没有哪一位像眼前这位妇人一样美丽绝伦,那么雍荣华贵,那么温文尔雅,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美不胜收,就连下马动作都那么让人心跳。」想着,刘梅雪已到了跟前,店家忙迎了上去,道:「这位女客官,里面请!」刘梅雪没有进去,她直截了当的问道:「店家,你这里今天,来过一位二十岁的青年没有?」说着就将吕志的体形特征描述、比划了一翻。

  店家听完,就知道刘梅雪找的就是刚走没多久的吕志,便干练的答道:「有,有,那位青年从中午就来了,刚走一个时辰。」接着又热心的道:「那位青年好象有什么伤心事,喝了不少酒,我见他醉得历害,劝了他,他才不喝了,但付完帐就走了,不肯住店。」刘梅雪一听爱儿喝醉了酒,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刺痛,爱儿可从来都是不喝酒的,今天喝醉了,可见他多伤心,昨天自己打他一巴掌已伤透了他的心。她不禁又自责了起来。她后悔昨天为什么不答应爱儿,为什么不把自己的身体交给爱儿。

  爱儿昨天抚摸自己的时,自己不也是心跳不已吗?

  当她回过神来时,急却、关怀之情溢于言表,问道:「他往哪里走了?」店家见她急切,也不敢怠慢,便指着东北方向的官道,道:「那位青年客官往那个方向走的。」刘梅雪听后,连谢字都没有顾得上说,就急飞身上马,往东北方向而去。

  店家望着刘梅雪远去的美丽背影,心里不禁奇怪道:「看起来,这个美丽的妇人很爱那位青年客官呀,他艳福不浅,可他还伤什么心呢?」刘梅雪为断的打着马的屁股,催着马儿快点跑。她现在恨不得快点找到爱儿。

  她担心他,怕他喝醉了出事。她在马上不断的自责着,不断的在心中道:「志儿,妈爱你,妈答应你,妈把身体给你,只要你以后离开妈……」不久,刘梅雪到了一片林子边,她听到了打杀声音,这声音中似乎还夹杂着爱儿的声音。

  刘梅雪骑着马冲进了林子。当她看见爱儿时,正是蒙面人向吕志的胸前刺出剑之时。刘梅雪的师门独门暗器九曲针也同时了出去。蒙面人在他的剑到达吕志胸口前倒下了,可吕志也随之倒下了。

  看着爱儿倒下,刘梅雪有如掉进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心直往下沉。

  她边悲感道:「志儿!」边发出了九曲针,将其它三位蒙面人倒在地。在蒙面人倒地时,她也飞一般的掠到了爱儿身边。她蹲下来,抱起爱儿。她见爱儿双目紧闭,浑身是血,不由感到一阵阵恐惧,哭泣道:「志儿,你醒醒,吓妈,你不能死,你死了妈怎么办?」刘梅雪因为害怕而有点晕乱,她忘了检查爱儿是否还有救。她紧紧抱住爱儿的身体,哭着喃喃道:「志儿,都是妈不好。其实妈心里也很你的,妈也想通了,你是妈的爱儿,是妈的宝贝,妈的身体不给你,给谁呀,你再离开妈了,好不好?

  妈答应你,以后只要你妈的身体,妈就给你。」当刘梅雪仍沉浸在痛苦中时,不远处的一声轻微虚弱的声音道:「女侠,那孩子还没有死,只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你要快点给他止血。」刘梅雪听到这声音,才从痛苦中清醒过来,在暗暗责骂自己胡涂的同时,赶紧先把了爱儿的脉,发觉他真的还没有死,心怀大放之余,迅速查看了他身上的几处伤口,发现手上、胸前的伤口已不流血,可大腿内侧的一处伤口,却流血不止。

  刘梅雪立即撕开爱儿的裤子,查看该处伤口。这处伤口在大腿的上内侧,离吕志的阳物只有几尺远。要给伤口上药必须要将爱儿的裤子全脱下。爱儿的阳物也必然会呈现在自己的眼前。但此时,刘梅雪已想不了那么多了。她迅速将吕志的裤子及内裤脱下来。面对爱儿的阳物,她没有敢多看,只是从怀中取出师门独创的疗伤神药,给爱儿的伤口上药。

  在上完药,血止住后,她的手不小心碰了爱儿的阳物一下,此时她才意识到爱儿的阳物的存在,她不免看了爱儿的阳物一眼,见爱儿的阳物非常巨在,心中不禁一荡,脸上红晕了一片,便忙将爱儿的裤子小心的盖住爱儿的下体。接着把了爱儿的脉,发现他的脉跳得比较正常,便放了一点心。

  此时,刘梅雪想起刚才说话的人,心想还好这个人提醒,要不爱儿真因自己的疏忽而流血身亡了。心存感激,刘梅雪朝那人走去。快走到那人身边时,她突然想起自己刚才自言自语的对爱儿说的那些要把身子给爱儿的话来,她想这个人肯定已经听到了,心中不由大为害羞,有些不敢去看那人。但转念赶紧否定了这个念头,觉得自己在人家需要救助时,还去顾虑那种事,太不应该,便仍旧走到那人身边。

  那人伤势很重,眼看不行了,当刘梅雪走到他身边时,他用颤抖的手将一封信交给了刘梅雪,「交……给……」话未说完,便已断气。

  刘梅雪将信放进怀中。因记挂着爱儿的伤势,刘梅雪草草掩埋了几个尸体,便将爱儿平抱在怀里,她不敢骑马,怕骑马会将爱儿的伤口震裂。她抱着爱儿,展开轻功往那个集镇而去。

  好在集镇不远,刘梅雪展开绝顶轻功后,很快就到了。她不敢住在镇上。一来因为死了几个人,明天官府就会追查,虽然她不怕官府,但不想多些麻烦;二来住在镇上,不便于爱儿疗伤。好该镇离金陵城不远。她决定连夜带爱儿回家去。

  她从一普通人家买了一辆简陋的马车和一床被子。她先将被子铺在马车上,然后将爱儿放在厚厚的被子上,就亲自驾车连夜往金陵赶。

  一路上,刘梅雪总是不久不停车查看一下爱儿的伤口及呼吸,每次见爱儿伤口没有破裂,才继续赶路。

  大约三更时分,刘梅雪回到金陵的家中。她将马车停在后院后,便急忙将爱儿抱进自己的房里。她将爱儿放在自己床上后,见爱儿仍晕迷不醒,一身的血迹,便去煮了一些热水给他洗一洗。

  她坐在床沿,轻轻的将爱儿的衣服一件件解掉。吕志的裤子在林中贴伤药时,已解下了,此时只是盖在他的阳物之处。当刘梅雪的手准备将它拿下来时,心中不禁想到林中 自己的手碰到爱儿的玉茎时情景,心中不免羞赧的迟疑了一下,便很快克服了害羞的心里,轻轻的拿下盖在爱儿身上的裤子。

  经过这次爱儿的出走和死里逃生,刘梅雪意识到爱儿对自己有多重要,也知道自己是再也无法离开他,无法拒绝爱儿对她身体的要求,自己迟早都是爱儿的人了。因此此时她的心里已将自己看作爱儿的女人了。可当爱儿巨大的阳物和赤的身体全面呈现在自己的眼前时,刘梅雪仍感到脸上一阵阵发烧。面对爱儿的体和阳物,刘梅雪即对他身上的伤感到心疼,又对爱儿强健的身体以及散发出的一阵阵成熟男人的气息感到脸红心跳,她禁不住有摸一摸爱儿玉茎的冲动,但最后仍克制住了,在暗暗责怪自己现在不该有这种念头后,赶紧用毛巾小心擦洗爱儿的身体。将爱儿的身体擦拭了一遍后,她又给爱儿的各处伤口上了一回药,然后在他赤的身体上轻轻的盖上了棉被。看着爱儿沉稳的呼吸声和甜美的睡相,刘梅雪这才安心的去洗了个澡,草草的吃了点凉饭,便回到床边。她披了件衣服就守在床边睡着了。

  第三章 突破禁忌

  当早晨温柔的阳光照进屋子时,吕志醒了过来。他感觉到自己躺在一张非常舒服的床上,阵阵幽香仆鼻而入,他慢慢的睁开眼,发现自己确实是躺在一张华丽而熟悉床上,一个美丽清艳的少妇正趴在床边甜甜的睡着,那阵阵醉人的幽香正是从这个少妇身上发出的。

  那个美丽少妇似乎也知道吕志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美艳的脸庞上露出欣喜的神情,「志儿,你终于醒了……」是的,这个美丽无比的少妇正是他日思夜念的妈妈。看着妈妈即挂着欣喜表情,又显得憔悴的美丽脸庞,他忍不住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这种娇艳的脸蛋,含笑道:「妈,真是你吗?我是不是在作梦?」刘梅雪抓住 爱儿在自己脸上抚摸的手,紧紧的张自己娇嫩的脸贴在他宽大温暖的手心里,含着泪激动道:「是妈,是妈在你身边,你不是在作梦,妈今后再也不让你离开妈了。」知道在身边的就是真实的美丽的妈妈后,吕志露出更出灿烂的笑容,道:「妈,我好想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不怪我了吧?」刘梅雪听着爱儿这一句句深情的诉说,再也克制不住自己那压抑已久的感情,她忘记了爱儿身上的伤,她扑到爱儿的身上,紧紧抱住爱儿的身体,将自己的脸贴着他的脸,流着泪道:「志儿,妈也想你,妈爱你,你以后别再离开妈了,好嘛?你要妈的身体,妈就给你,你要妈怎样,妈就怎样,只要你不再离开妈,丢下妈一个人就行。妈不能没有你!」当刘梅雪说完这些话时,吕志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段时间以来,自己费了多少苦心,用尽了各种办法不但没有使妈妈接受自己,就在两天前,反而还被妈妈打了一记耳光,把自己痛骂了顿,现在自己一次出走,就把事情改变了吗?妈妈真的接受自己的爱了吗?

  他真的有点不敢相信,他捧起刘梅雪花一样的脸蛋,愣愣的看着她,带着期盼问道:「妈,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接受我了吗?你真的答应把身体给我了吗?」刘梅雪迎视着爱儿期盼的目光,无限娇羞、满脸通红而又含情脉脉的点了点头。

  吕志看着妈妈娇羞、深情的表情,明白自己确实没有听错,是的,妈妈已经同意了自己一直梦昧以求的事情,她将属于他,她的身体、她的感情、她的一切的一切将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此时吕志已经忘记从被刘梅雪压着的伤口传来的一阵阵的疼痛,他紧紧的抱着妈妈那嫩滑的娇躯,激动而深情的道:「妈,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我要一生一世守在你身边,疼你、爱你,我绝不再气你,再不让你伤心,我要让你的生命中充满欢笑。」边说着,吕志的嘴边不断的亲吻着母亲娇嫩艳丽的脸蛋,最后他的双唇捕捉住了妈妈的双唇,妈妈那柔软鲜嫩的双唇,将自己的初吻现给了他最爱的妈妈。

  他忘情的吸吮着,诉说着「妈,我爱你,我爱你。」刘梅雪在爱儿深情而甜蜜的话语激荡下,面对爱儿如火般的热情,仅犹豫了一下,便深情而柔顺的接受了爱儿的亲吻。

  吕志的舌头伸进了刘梅雪的香嘴中,缠住了母亲那柔软滑腻的香舌他吸吮着妈妈柔软滑腻的香舌和她清甜如甘露般的唾液。吕志的一只手也自然的不知不觉之中伸到了刘梅雪的裙子里,抚摸着她雪白圆嫩的臀,另一只手伸进刘梅雪的上衣中温柔的抓住了刘梅雪那对让他产生过多少次想象的细嫩雪白圆。

  在爱儿的甜蜜热情的亲吻下,刘梅雪也逐渐深情的响应着爱儿的亲吻,她回吸着爱儿的舌头、爱儿的唾液。爱儿的手在伸进她的裙子里、她的上衣内,抚摸着她的雪臀、她圆润雪白的时,她没有任何阻挡,一任爱儿深情的抚弄它们,她知道它们以及自己身上的一切都是属于爱儿的,他可以任意的抚弄它们。

  母子俩忘切了世界的存在,忘记了世俗的存在,第一次完完全全的沉浸在相亲相爱的亲吻、爱抚之中。直到刘梅雪不经意的碰到吕志大腿内侧的伤口,吕志忍不住轻声了一声,刘梅雪才从沉醉中清醒过来,意识到爱儿身上的伤。

  她赶紧将身体从爱儿的怀抱里挣开,急切的掀开盖在爱儿身上的被子,查看他的各处伤口。当她看到爱儿各处伤口并没有裂开时,心中的不安渐渐放了下来。

  这时她才注意到爱儿的身体正赤的呈现在自己眼前,他两腿间巨大的玉茎不知何时已昂首挺立在那,那雄纠纠的神态似乎在盛情的邀请她。她不由得满脸通红,急忙将被子盖上爱儿的体。'/>官方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游戏 重庆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美女视频
  •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免费试玩 欢乐生肖APP 无码小视频2
  • 欢乐生肖玩法 -优质平台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空即是色3
  •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备用域名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 -官方首页 高清大JJ
  • 欢乐生肖线路|玩法-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欢乐生肖玩法 -优质平台 欢乐生肖组六全包 欢乐生肖|备用域名 欢乐生肖 成人精彩电影 高清小电影
  •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代理 在线高清AV1
  • 欢乐生肖|游戏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欢乐生肖|计划软件 国产精品
  •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开户 欢乐生肖|首页 欢乐生肖全天在线计划 乱伦激情2
  • 欢乐生肖|游戏 重庆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组六全包 青青草视频
  •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开户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游戏 av久久
  •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欢乐生肖网 -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的微博 吉吉高清
  • 欢乐生肖|聊天室 欢乐生肖|游戏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代理 成人手机小电影 成人小电影
  • ©2019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桃花岛9 sitemap.xml

    客服电话:17688963358

    联系人:李艳芳

    公司地址:上海韩顺电子有限公司

    备案号:沪ICP备01007544号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